首页 > > 96

地产商折戟医疗梦:万达避谈是否换国际医院合作伙伴

2019-05-05
来源:《财经》杂志

   地产商“试水”开医院、做养老,被舆论视为“圈地”,其中不乏真心转型者,医院的运营管理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高墙。 

     文 | 财经杂志 孙爱民 

  近日,多个网站出现名为“河北遵化坤桐医院”的招聘启事,“副院长月薪2万-4万元,主任医师年薪10万-20万元,体检中心总检医师月薪1万-1.5万元”。

  这一薪资,在同城同等级别中很高。而坤桐医院仅是民营二级综合医院的规模。“这本是一个酒店项目,2017年10月8日封顶后,决定转型做医康养结合的项目。”遵化坤桐医院有限公司的负责人李东坡说。

  计划总投资7.6亿元,坤桐医院原定于2019年底正式投入运营。然而,4月9日,《财经》记者站在该医院紧闭的大门外,看到外墙贴着的一张公示显示:这是遵化宾馆酒店的一期工程。

  “做医院太复杂,需要找专业的人来做。”李东坡定下的开业目标,因没职工、没设备,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也未开始申请,甚至医疗机构所需的装修都难以按期完成,不得不将开业时间延后半年。他想,可能还会继续延后。

  “老本行”是建筑工程的李东坡,大步迈向医院的跨界创业,是中国工程建筑、房地产企业在产业疲态已露时,纷纷转型做医疗、开医院的一个缩影。

  《财经》记者根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在中国数得上名的前100家房地产公司中,有27家布局医养,大手笔投资可见恒大健康(00708.HK)、泰禾集团(18.170, 0.14, 0.78%) (000732.SZ)、万达集团的身影。

  新闯入者拥有充足的资本,经年的项目运作经验、市场拓展能力,可这股力量“开弓”并不强劲,“从医”之路磕磕绊绊。他们转型的初衷与碰到的问题,与李东坡或多或少相似,只不过数量级是同比成倍放大。

  专业性高、政策性强,向来是医疗行业的两大“高墙”,即便现在政府鼓励社会资本办医,政策口子已开,这两堵高墙还是难越。前方,还有医学专业的限制等待这些初入者。最终能否打破舆论“假做医疗实为圈地”的质疑,正在艰难转型的房地产商们还需更加努力。

  一出手就遭困

  转做医院是偶然,但这步棋,李东坡下得很谨慎。

  25年前,从军队退伍回到家乡遵化,李东坡靠摆地摊糊口,之后随友进入建筑行业。现在他是唐山东发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下称“东发建筑”)的法人代表,由他控股的遵化坤桐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坤桐健康”),是坤桐医院的全资控股母公司。

  “我一直在思考企业应该走专业化还是多元化,未来或许有答案。”李东坡对《财经》记者说,在东发建筑承接了一位朋友的遵化宾馆升级改造项目后,“我们探讨后,认为高档酒店需求在遵化有限,决定转型做医康养结合的项目”。

  李东坡的妻子是一名牙科大夫,曾开过一家牙科诊所,“开办医院算是一个梦想”。即便如此,在真正进入两三年后,他才发现医疗行业门槛有多高,多么的不易为。

  2017年9月,注册资本为1亿元的坤桐健康成立,一年多后,坤桐医院拿到了民营营利性医院的执照。政府在鼓励社会资本办医与“放管服”,省去了医院执照办理的前置手续。

  可这也没给李东坡多少信心,最重要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看起来遥遥无期。按规定,申请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需要满足批准书,还有适合的名称、组织机构和场所、经费、设施、设备和专业技术人员、规章制度等六项基本条件。此外,还有医疗机构执业登记的主要事项:所有制形式、诊疗科目与床位等。

  李东坡的坤桐医院,对这些要求几乎无一完备。坤桐医院什么时候能开业?当地卫生部门也说不清楚。

  “要看工程的进度、许可证办理的情况。”遵化市卫计局副局长周永超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说,“现在还处于筹备阶段,要等人员、设施设备、建筑布局、环保等都达到标准要求后才能申请。”坤桐医院也是当地政府的一个面向国际的招商引资项目。

  在李东坡看来,流程性事务不在话下,可以按部就班完成。比如,在决定将酒店项目改为医疗项目后,很快就完成了环境影响评价。

  但整个项目卡在最关键的开端阶段:如何运营这家新医院?

  在建筑行业从业20多年,李东坡积累了不少生意经,他认为这些经验平移到医疗行业同样适用。招揽专业人才,除了发招聘启事“试试看”,他还打算从军队医院吸引老医生,与医生集团合作,甚至想要收编遵化市的民营医院医生。李东坡有多个打算,但都举棋未定。他频频与医疗集团、医院管理公司、律师等各方商谈合作。李东坡坦言,有的只是为“取经”。

  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医药卫生法副教授邓勇看来,绝大多数转型、跨界做医疗的地产、建筑公司,对医院运营一知半解,“他们只懂得撒钱,大多不知道该具体怎么办医院”。

  现在李东坡似乎在做两手打算。他想实现办医院的梦想。他清楚遵化市的医疗市场特点:患者流动性强。“我们希望通过改善环境、差异化经营,能(从公立医院)留下一部分患者。”同时,距离北京只有100多公里的遵化,未来中高端养老市场可观。

  他也在为被并购做着准备。在接触过中信医疗集团等大公司后,李东坡开始在医院资产上有意为之:自持坤桐医院所处的商用土地,并建成营利性医院。“为以后的合作提前布局,省得人家想并购的时候,自己不合格:资产与医院的条件,得满足收购方的条件。”李东坡告诉《财经》记者。

  快钱难砸出一家好医院

  “房产企业想要开医院时,宛如暴风骤雨,可是真正要项目落地时,往往变成了和风细雨。”一位医疗投资界人士说。钱能砸出项目,却不能夯实一所真正的医院。

  邓勇主持了一个关于社会资本办医的国家社科基金课题,研究发现:2017年中国地产行业在健康产业的投资已高达3000多亿元。

  2019年1月,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在年会上宣布:万达正式进军健康产业。早在三年前,万达集团便与英国国际医疗集团(IHG)签订合作协议,万达将总投资150亿元,在上海、成都、青岛建设三座综合性国际医院,由IHG运营管理并使用IHG品牌。IHG 2015年进入中国,在华公司为英慈医疗。

  英慈医疗中国区原医院业务总监王一帆告诉《财经》记者,“当时签的主要是青岛和成都国际医院的项目,青岛医院项目在万达建成后,卖给了融创。”投资20亿元的青岛万达英慈国际医院,原计划是2018年开业;2017年7月,该项目随着万达13个文旅城项目被售给融创。

  去年9月,万达集团又与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UPMC)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将在北京、上海、成都等地合办五家顶级国际医院,王健林在签约仪式上表示成都医院已经获得批准进入设计。

  IHG与UPMC同属医院管理公司。万达是否更换了国际医院管理的合作伙伴?新的五家国际医院进展如何?截至记者发稿,万达方面表示不予置评。

  有行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分析,万科集团已从广州蕙心医院项目中退出。该项目于2016年底开业,被视为万科在医疗产业上的第一个医院项目。蕙心医院是广州万科公司运营的项目。

  广州万科相关人士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该公司并未从蕙心医院项目中退出,“运营良好,预计第三年开始实现盈利”。

  与万达150亿元的合作,是英慈医疗在中国的第一个项目。此后,该公司还与碧桂园(02007.HK)、杭州科谊地产等多家房企签约。据英慈医疗内部人士透露:内地的项目都没落地,与碧桂园的合作还没有合适的项目。

  有的雷声正酣,也有的打退堂鼓。绿景控股(8.420, 0.39, 4.86%)(000502.SZ)从2015年退出房地产业务,计划募集超百亿元布局妇幼医疗服务领域,先后与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北京市儿科研究所等签订合作协议。此后,两项合作终止。

  绿景控股2018年财报显示,将资金、盈利有较大压力的早期医疗项目的全部或部分股权进行剥离,其中包括北京明安、明安康和100%股权,以及南宁明安70%股权,总对价逾2.84亿元。本次交易完成后,绿景控股只持有南宁明安30%股权。

  在对深交所重组问询函的回复中,绿景控股否认退出医疗行业,解释称出售三家医疗资产是因为“尚处于业务开拓期或建设期,盈利能力存在较大压力”,未来“寻找给公司带来稳定现金流、成长性高的、较为成熟的优质医疗资产”。对于医疗板块亏损的原因与未来的收购计划,截至记者发稿,绿景控股未予回复。

  “地产商看到(医疗)这条路不太理想,撤出来的也越来越多。”王一帆告诉《财经》记者。

  打退堂鼓的公司,多少体会到“隔行如隔山”。在投入与产出比方面,医疗行业与房地产行业截然不同:医疗是长期投入、回报周期长;地产讲究的是周转快、高利润。“地产商投入一个亿,按照他们的惯有逻辑,希望有20倍的回报;即便认识到医疗回报低一些,也希望有两三倍的回报。”王一帆分析,医疗行业至少需要三年,才有希望实现现金流持平,“两个行业的期望值差别很大”。

  邓勇观察到,民营资本大金额投资医院,一般五年内很难回本、实现盈利,“民营资本很难耗得起,30亿元以上的投资,连国家队都耗不起”。

  2018年5月,泰禾集团董事长黄其森宣布准备连续五年每年投入100亿元,加上运营成本,要投入800亿-1000亿元到医疗领域,并表示“做好了十年八年不赚钱的准备”。

  “现在地产全行业做医疗,还处于试水阶段,贸然一下子投这么多,未必理性。”上述医疗投资界人士分析,泰禾这种壮士断腕的风格值得肯定,“关键要看项目的遴选、落地后的管理”。

  一位创投资本创始合伙人告诉《财经》记者,他的一个朋友上世纪90年代从房地产行业转型做口腔连锁,尽管已经有数十家门店,仍然后悔从房地产行业转型,“后来想回也回不去了”。房地产行业从1998年开启新一轮建设高峰期,十多年的发展使其成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也让从业者赚得“盆满钵满”。

  医疗投资界有一句经典:从来不干雪中送炭的活,只做锦上添花的事。“在医疗领域,新建项目基本是退不出来的,除非整体打包出让,但是能接盘的人少。”邓勇说。

  外行如何做好医院

  王一帆半年前从英慈医疗离职,重回实体医疗。他对在中国采用管理输出的模式做医院,不乐观。医院的运营管理,是地产商投资医疗最大的短板,地产商多寻求与医院管理公司合作来解决,但一旦医院的产权与管理权分离时,管理便会到处受到掣肘。

  地产商负责医院建设,医院管理交给专业公司,后者收取管理费。这看似清晰的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当涉及到费用时,管理就会受限制,比如每年的预算定多少,就很难处理。“虽然合同已经将责权界定清楚,但实际操作起来很难。”王一帆说。

  不仅如此,受委托的医院管理公司,很容易把自己做成一块“铺路石”。“做得不好,会被质疑能力不行;做得好了,又很容易被踢掉。”王一帆说,“大地产做医疗也会这样做。”

  除了委托管理,不少地产公司自己成立医疗管理公司,挖来三甲医院管理者来坐镇,为此能开出300万到500万元的年薪,但这些已有点职业经理人味道的管理者,多来自全政策化加半市场化的公立医院。初来乍到这些完全市场化的民营机构,管理理念的大相径庭让双方都难以适应。

  有的三甲医院院长、副院长,到了民营医院,还端着公立机构做院长的架子;可投资方觉得是:“我高薪聘请你来,怎么管理医院得听我的”。

  李东坡的坤桐医院,也面临聘请还是自己培养专业管理团队的选择题。此前已经在跟北京的公司谈,在医院将来利益分配上正在磋商。但他骨子里不相信“空降兵”,“医疗的可复制性特别小,不同地域医疗资源、人口、发病率不一样,理念也有差异;如果管理团队理念太先进、成本太高,也很难合得来”。

  与国际上著名的医疗集团、管理公司合作,是头部房地产公司投资医疗的热衷之举。但理念的协同仍是关键。

  王健林在与UMPC签约仪式上演讲时表示,“万达集团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执行力强、速度比较快,所以希望美国的朋友能够有一个好的心理准备跟我们合作。一个医院建个五年八年的那就太慢了。”

  最近,美国西达赛奈医疗中心副总裁Heitham Hassoun在北京参加中美医院合作峰会时表示,“希望找到世界观相类似的合作伙伴,最终才会彼此交换经验和合作。”

  从那么多国际合作中可以看出,简单地将国外医院的理念照搬到中国是行不通的。IHG亚洲区首席运营官韩旭曾建议,如何把国外的运营理念、医疗资源引进中国并进行本地化自我造血,才是地产企业成功进入医疗行业的关键。

  “不能坐等优惠政策”

  城郊地带,是地方政府大力开发的地点,一系列优惠政策随之而来,寻求同社会资本合作建医院。拿地的便利与便宜,可谓地产商进入医疗的主因。

  “在地产商看来:先把地给圈了,这个项目就是我的了,等三五年后市值提升再卖出去。”一名业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对地产商而言,项目运营的好坏,就另当别论了。有地产商为了尽快进入医疗行业,新建的医院一般申请为非营利性医院,可以享受低税、医保、水电的优惠。等“翅膀硬了”,就把医院性质改为营利性,变更土地性质,之后可以做商业地产项目。

  这样运作的前提是,医院运营状况良好,操作时需补足之前的税费、土地出让金。邓勇分析,大的地产公司会这样做,公司要上市并表的话,则必须这么做,“医院营利或非营利性质的改变,目前没有法律法规明文禁止,主要看医院是否具备变更性质的条件,此外,地方政府和卫生等部门领导的胆量和魄力,也起着很重要的作用”。

  上述医疗投资界人士跟不少房企谈过项目,清楚另外一个“套路”:第一步,先把项目拿下来,占山为王;然后签署一家医院管理公司做管理;引进器械公司后,前期的钱不给,先垫付资金、按流水给提成;然后再到银行融资。“医院的运营几乎无需自己投入真金白银。”

  “有的政府为招商引资还给钱、给事业编制。”这位医疗投资界人士称。不少医疗项目打着养老床位补贴的“算盘”。

  地产商以产权融合的方式,以康养项目便宜拿地颇为普遍。按照地方政府的规定,地产商拿地之后,一部分土地做商业地产、可以出售;剩下的则必须自持、不能卖,往往做成康复养老项目,政府会给每张床位一定补贴,有的城市达到每张床位一年5000元到1万元。

  在这种模式下,“商业地产的收入基本可以覆盖整个项目的成本,康养收入加上补贴就可能成为净利润。”王一帆分析,“这样房企还是赚的,不太在乎医疗项目是否真正成功。”

  善用“套路”的公司,把政策研究得很透彻,且敢于贴着红线行走。可如果胆子太大,必担风险。

  邓勇曾经接受河南省一家公司的咨询,该公司转型做医疗不成功,想起诉当地政府。几年前,河南某市委书记找到该公司负责人,邀请其以招商引资的形式在该市建设一所妇健医院,市委书记代表政府承诺办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并让公立医院提供人员培训等方面的支持。双方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

  2015年,原国家卫计委发文要求“各级妇幼健康服务机构应当根据辖区常住人口数、妇女儿童健康需求、功能定位、职责任务和区域卫生规划、医疗机构设置规划进行合理设置,建设规模适度”。

  新规之下,该市只能保留原公立妇健医院、不得新建。然而,此时,该公司已投十几亿元建成医院,并请了专业公司搭建信息网络。更巧合的是,时值该市领导班子换届,原市委书记调走了。

  证办不下来,政府也不兜底。该公司提出让政府回购,政府同意,但是无法一次性拿出这么多钱,项目一直空着。该公司想要提起诉讼,可双方签订的合作框架没有法律效力。

  邓勇分析,社会资本办医非常需要政府与政策的支持,然而其在合作谈判时往往又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行政领导的诚信度、人事变迁、发展思路不断变化,都影响项目的稳定性和效益,再大的地产商都会怕。”

  一位熟悉遵化坤桐医院项目的知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这家医院进展缓慢,主要在于当地政府一直不敢拍板,此前的方案是引进国药集团,由坤桐控股;把遵化市第二医院撤掉,与中医院老院区的人一起装进坤桐医院。该方案一直没通过。

  遵化市卫计局副局长周永超对《财经》记者称,国家鼓励民营医院参与公立医院的改革、医共体建设等,“卫计局目前只是初步了解了一些坤桐医院的情况,具体如何参与,由遵化市政府来定,卫计局来出方案;参与的思路,现在只是探讨之中,还没形成最终的方案”。

  对于政府的支持与优惠政策,李东坡看得云淡风轻,“社会资本办医,不能坐等政府的优惠政策;指着政府的补贴,累死都做不成”。

  (本文首刊于2019年4月29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责任编辑:蔚然]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  新闻网